白芷紫蘅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原创|宿命1】:小公主

小公主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那么一位公主,拥有亚麻色的头发和近墨色的蓝眼睛。

   童话的开头不都是这个套路。

   然而小公主还未及自己父皇腰高时,就永远的躺在小小的水晶馆里。

   ——她本该长眠的,可你要知道,这其实只是一切的开端。

  小公主苏醒在一片辽阔的海域,她碰不到海面,但可以闻到淡淡的海腥味,连着海风一起缠上她的头发。“这是哪里?”小公主小声地说,细细的嗓音很快被淹没在海浪中。

    “红海,这是人间与天堂的交汇。”一个很沉的声音说道。小公主看见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天空缓缓落下,“我将来带领你去天堂。”

  “你是死神吗?”小公主睁大了眼睛,面前的黑龙微微点了点头,“我当然是。”

  “可是你不像书你讲的,没有镰刀、斗篷和很多很多乌鸦。甚至你还不是人!”小公主不满地撅起嘴。

  “斗篷、镰刀…这些东西又没什么用。嘿!乌鸦?那些油嘴滑舌的家伙出场费有多贵你知道吗!而且什么叫我不是人?你这是种族歧视!歧视!”黑龙气得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橙红色的火星争先恐后地冒出来,烧焦了小公主一小撮亚麻色的头发。“你甚至伤害到了我!”小公主伸手拢了拢头发,尽量使自己小小的身躯看上去高大一点,“我要投诉你!”

   “好吧。”黑龙勉强止住了喷嚏,尴尬地说,“我为我的粗鲁抱歉…这位公主。其实我不是死神,只是被派来接你而已。”

   “为什么不是死神来?”小公主的脸皱成了一团,似乎对天堂的服务很不满。

   “他?他忙着呢,看管人类的身体,准备轮回日的到来。哦…这位公主,你要知道,死去的人类在天堂渡过七个轮回日以后,就可以重新开始,每年的轮回日就像你们的圣诞节,天堂通往人间的大门再次打开,游离的灵魂将得到神的洗礼,天使赋予他们新的身体——当然,死神闲着的时候也只会磨磨他的镰刀,以及……”黑龙的脸稍微扭曲了一下,“管管他那些只会聒噪的蠢乌鸦。所以只有我这种带着罪的家伙才会来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罪,什么罪?烧焦了死神的头发吗?”

  “公主怎么可以这么无理!”黑龙扇动着鼻翼,似乎在忍着多打几个喷嚏的欲望。“我是只黑龙。黑龙,懂吗?就是书里面专门绑架小公主的家伙。我讨厌这个命运,为了它我在天堂渡过了很多很多个轮回日只是为了下辈子能成为一条金龙。”

   “金龙?”

   “黑龙一辈子要带着邪恶的罪,而金龙却一出生就拥有阳光的颜色,真是不公平。人们会为猎杀一头黑龙而欢呼,也会在金龙划破天际时跪下祈求祝福。”

   “这真的是倒霉的记忆。”黑龙小声地哼唱起来:

   “扒开它黑色的外壳,把它晒得又硬又干;

     挖出它鲜红的血肉,你看!心脏还在跳动;

     剃净它雪白的骨头,把它打磨得又白又亮;

     真是丰收的好时光,让我们一起来欢唱。”

    黑龙的声音渐渐低了,被海风打散在空气中。

    小公主静静地听着,甚至没介意黑龙吹出的气息弄乱了她的头发。“很疼吗?”她轻轻地戳了戳黑龙的爪尖。

    “其实还好。”黑龙回过神似的嘟囔道,把两只爪尖靠近了一点,“你看,才那么一点点疼。”

    “可这明明是很漂亮的颜色,就像我喜欢的提子饼干,祖母手上的黑宝石,还有城堡顶端没有星星的天空。”小公主高高地踮起了脚尖,试图抱住黑龙光滑而粗大的颈脖,“我好想他们,好想回去……即使我很讨厌仆人的窃窃私语。”

    ——“她怎么不是美丽的金色?上帝啊,坊间的女孩十个有九个是亚麻色的。”“看看邻国的那位公主吧,神赐予她太阳的颜色。”

    而她哪位不苟言笑的父皇,则会高高的,高高的举起他满脸鼻涕泡的公主,“噢,我的小公主,这是抚养我们的土地的颜色,是带给我们丰收与欢愉的颜色,我们的祖先世世代代都有着暗蓝色的眼睛或亚麻色的头发,我的公主,它并不低贱,它和所有颜色一样高贵。”

     “我很高兴你没有厌恶我的颜色。”黑龙的眼睛暗了暗,“小公主,跟你在一起的时光很美好——哪怕我们得走了,你想去天堂吗?”

    小公主抓住鳞片的缝隙一步一步登上来,然后坐在黑龙的头上,不安分地拍打着它的脑袋,“可是我更想回家。”小公主的动作顿了顿,把脸贴在了冰冷的鳞片间,“父皇说要给我选一个骑士,我甚至没有看看他长什么样……你愿意做我的骑士吗?”

    展开双翼的黑龙蓦地停住了,然后他很慢很慢地点了点头,“当然愿意,我的小公主。”

    

    

    天堂是个很好的地方吗?

    没有疾病,没有痛苦,天使在教堂唱着颂歌,神赐予了这个世界无穷的光明。

    可亡魂在街道日复一日地游荡,带着前世的记忆,等待着一年又一年的轮回日。

    小公主不喜欢这一切,她想念家中高高的塔尖,父皇扎人的胡子,母后刚烤的提子饼干……还有她的小骑士。



   圣诞节的天有些许冷了,但没有人间那么多寒意,天使的羽翼湮没在雪花中,巨龙从天空无声无息地划过。

   “圣诞快乐,我的小公主。”黑龙静静地收起他的翅膀,面前的身影小小的,像是要融进雪地里,“我吓到你了吗,抱歉。”

    小公主的鼻尖冻得通红,她看着面前的黑龙——或许这已经不算黑龙了,他的全身被剃得干干净净,只有雪花落在轻巧的骨架上,薄薄的一层。

    “我从死神那边偷了点东西。”黑龙很轻很轻地笑着,听起来像风在骨架间不停地徘徊。“你猜是什么?一个小小的女孩,她有亚麻色的头发和近墨色的蓝眼睛,巧的是,她也是个公主。”

    黑龙俯下身,让她看见错乱的骨骼之间,那个小小的身影。

    “拿去吧。”黑龙的声音很温柔,“这是你的身体,大门已经打开了,你可以回家了。”

    “那你呢?”小公主的声音细细的,尖尖的,却在风中异常清晰。“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谁知道呢?”黑龙将空旷的眼眶对准了她,“我用了七百个轮回日,接受了神赐给我的身体,再七百个轮回日,神就会赋予我新的命运……现在连赎罪的资格都被剥夺了,还真是不甘心啊,明明那么那么努力,却改变不了什么。可其实……我还是幸运的,虽然我成不了阳光的颜色,但我拥有了一个太阳,祝福你,我的公主。”



   “我要绑架你,公主。”

   “为什么呀?”

   “因为我是只黑龙,你看,书里都说了,黑龙要把公主带到巢穴,直到骑士来救她。”

    “可是我没有骑士,但如果你有提子饼干,我就跟你走。”

    “没有骑士啊……书上只写要绑架有骑士的公主诶。那这样吧——”

    “诶?”

    “这位公主。”年幼的黑龙收起了翅膀,“我能请你来和下午茶吗——有提子饼干的。”

TBC

                                                      by沈旭芷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