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紫蘅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原创|宿命3】:乌鸦(下)

乌鸦(下)

   乌鸦先生的工作其实不只是死神做任务时的陪衬而已。

   “即使是作为一只乌鸦,一只高贵的乌鸦。”乌鸦先生狠狠强调了“高贵”两个字,“也不会有这种只是发呆就能拿到三个比洛的工作。”

    “那是什么?”我抿了一口茶,妖精谷的茶总是甜得发腻,浓稠得总让人想起他们领地里无处不在的沼泽地。

    乌鸦先生踌躇了一下,爪子不安分地刮了一下桌面,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其实是……”他嘟囔:“看管人类的身体。”

    按照死神先生刻板而单调的性格,“储藏间”显然不可能多么金碧辉煌,架子是最结实的木头,一层层摞起来,每摞一层就只留下仅一人通过的过道。每个身体之间仅一指宽,上层的木板紧贴着鼻尖,不管生前是有权有势一呼百应,也只能和衣衫褴褛的瘦小身体挤在这狭窄的空间里。

    “储藏间”的灯被施了不知几千年的魔法,总是忽明忽暗,死神先生当然只是懒洋洋地熟视无睹,我们可怜的乌鸦先生只能叼着一块小小的荧石【1】穿梭在过道间。

   “那是个深夜。”乌鸦先生嘟囔道,“你知道,死神只会在白天离开他的「储藏间」,去收罗夜晚准备引导的游魂,可惜不巧,那段时间死神去远东拜访了。”

    “远东?”我敲了一下桌子,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对啊远东……诶不对你看起来好像也是远东人你你你你——”乌鸦先生诈尸一样突然从桌上飞起来,差点撞上旁边的窗户。

   “……愿神保佑你,能够治好你的眼疾。我一直以为你已经发现了——但这不是重点,继续讲。”我重新冷静了下来,伸手把他拽在了桌上。“说。”

   乌鸦先生显然吓坏了,哆嗦着说道,“就就就是那个脸跟纸糊似的白午餐还是白什么的……远东人起名真奇怪……结果我不得不在轮回日时留在「储藏间」。那天深夜,我本来以为可以趁他不在偷懒一下,可是——”

   乌鸦目瞪口呆地看着风雪卷进的陌生气息,他清晰地记得自己是关好门的。

    “这里真冷。”黑龙扇动了翅膀,竟凭借着那一点光线看出了他,“嘿伙计。”他似乎有点意外,“轮回日快乐,我本以为你已经出门了。” 

    “我我我我我。”乌鸦死命地抓住爪中的荧石,该死。他想,即使荧石的照明范围是那么小,但他还是清楚地看见了黑龙笑时眯起来的红眼。

    ——那是背叛神的象征。

    “抱歉伙计,我得拿个东西,那对我很重要。”黑龙费力地挤过过道,几乎弄坏了沿途的所有木架。他把爪子伸到乌鸦面前,勾了勾他几乎因紧张而僵硬的翅膀,“虽然我一直觉得你很吵,但我希望你这时候能安静点,行吗。”

    “可可可是我我我……”乌鸦一瞬间反应过来似的,吓得窜得老高,“你你你眼睛……”

    黑龙威胁地眯起了眼,“只要你安安静静,我绝对不会伤害你。”他保证,“但我签不了交易,我已经堕落了。”

    “可……”

    “如果不行。抱歉,我喝了点酒,可能有点冲动。”黑龙点点头,分明是在笑,眼里却全是冷意。

   “……其实我今天偷溜出去了什么也没看到啊哈哈哈哈。”

    黑龙似乎很满意他的态度,甚至不管紧缩在墙角的乌鸦,自顾自地叼起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很漂亮,虽然没有金黄色的头发,但乌鸦第一次觉得亚麻色是那么好看。

    黑龙没停留,只是小心翼翼地从残骸中钻出来,把女孩放在自己的背上。

    “谢谢你,虽然要永别了。”黑龙头也不回,奋力地一扇翅膀,刚起身,乌鸦却看见一晃而过的白影。

    “你……你的尾巴,已经白骨化了。”乌鸦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声音能颤抖成这样。

    黑龙似乎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又卷起了一阵狂风,直冲到外面的风雪中,他的声音在狼藉的房间中回荡,最后归于沉寂。

    ……

    乌鸦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幼小的黑龙瑟缩在神的殿前,旁边的积雪几乎掩埋了他。

    “他在乞求神的恩赏。”旁边领路的四翼天使说道,“已经很久了。”

    他的主人罩着大大的斗篷,似乎抬眼看了一下那个身影,“如果你违背神呢?”死神的声音平缓而生硬,对黑龙来说却几乎如天籁之音。

    “随时随地忍受着蚀骨之痛,直到身体变为白骨后回到人间,过上与上辈子一样的痛苦,最后被人活生生地割肉刮骨而死。”神的声音突然从殿里传了出来,冰冷得让人只想到地狱万年不融的积雪。“即使代价是如此?”

    “我……”黑龙的声音顿了一下,又狠狠地把头低下去了。

    ……

    “不,你不懂的……我不会后悔,即使是违背神的旨意,我都不会后悔。”黑龙没回头,飞扬起的雪花和年幼的身影意外重合在了一起,乌鸦好像又看见那个几乎要倒下的身影狠狠地低头,赌上了一生的命运:

    “感谢……感谢神的恩典。”


【注1】:荧石,妖精谷的产品,亮度暗,远远比不上精灵山的莹石,但价格低廉,容易得到,是酒吧制造气氛的不错选择。

TBC

                                                    by沈旭芷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