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紫蘅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原创|宿命4】:死神(上)

死神(上)

死神其实是有名字的。
在他还不是死神的时候,总留恋着那罕见而安逸的午后,难得平静的母亲会系上围裙,哼着歌儿,直到饭菜香气在手中飘散开来。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懒洋洋地印在地上,形成一道道光斑,光丝在母亲发间跳跃,勾勒着她的背影。待完成后,她会很温柔地,很温柔地抽出一只手摸着他带卷的发丝,呼唤着他:“小提林。”
死神至今仍怀念那时她手指尖传来的温度。
在古老的传说中,提林是一位随着星辰陨落而降临的英雄,年长的祭司在他出生之时仰望星空,昭告整个世界,他是受神庇佑的孩子。
传说中,提林披荆斩棘,驯服了地谷狂躁的巨龙,穿的是由地狱火煅烧所做的铠甲,宝剑是精灵山最纯净的矿石,妖精谷的长老淬上了最致命的毒药,天使为他念上神圣的咒语,海上的人鱼用深海的珍珠为他打造皇冠。古老的语言中,提林意味着众神之子,而名字的主人也同样受到了神的偏爱,最终加冕称皇。
很多母亲会给儿子取这个英雄的名字,就像给女儿取那个精明能干、美丽而危险的“玫瑰”王后——凯瑞拉的名字。
赖于这个名字,死神曾一度以为他能有那么一点被神庇佑的可能,哪怕是平安地度过一生也罢。
——可能取这个名字的人实在太多了,他大概是被神遗忘了。
他知道自己不该埋怨神的忽视,本就不应该奢求什么,那些有着阳光的午后,只该是有着彩色光纹的泡泡,他甚至不能伸手触摸——
“啪。”听到了吗,泡泡破了。

死神站在木板交错的缝隙中,莫名地有点茫然。他能感觉到手中的镰刀很冷,像是缠上一条巨大的蟒蛇。乌鸦瑟缩在一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主人。”难得听见乌鸦直奔主题,“我错了,我不应该失职。”
死神玩弄着手中的镰刀,低着头,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那只黑龙如何如何劝他当作没看见,也想象得到现在那个向边界奔跑的身影,那个小小的身影。
死神叹了口气,他第一次觉得轮回日是这么冷,冻到了骨缝间。乌鸦又缩了缩,莫名感觉一股寒意上来。完蛋了,他郁闷地想,再也泡不到蒲公英小姐了,不知道现在乌鸦好不好找工作。
“我知道了。”死神抖了一下披风,跌落的雪粒砸到了一具身体上,发出闷闷的响声。他下意识低头看了一下,金黄色的头发,瓷器般白皙的身体。
死神无缘无故地又愣住了,许多回忆就这么铺天盖地而来他以为自己快忘了——从把一切献给神开始。
“你把这里收拾一下,坏掉的拿去修理。”他几乎是落荒而逃的,甚至没空去想这时乌鸦的欣喜若狂,去想用几个比洛就可以换取一个忠于自己的奴仆。
他快被自己的回忆杀死了。

“提林,提林·琼斯!”
提林回过头,厨娘跌跌撞撞地从楼梯口走下来,扯了扯她那个略显宽大的衣摆,“你母亲闹起来了!诶!她在书房!”
对了。死神茫然地想,他们都叫我提林,提林·琼斯。
他像一个局外人一样观看自己的人生。落败的家族,酗酒的父亲,疯疯癫癫的母亲,家里只剩一个胖胖的、和蔼的厨娘。
提林走上楼梯,书房整整齐齐的一摞书倒在了地上,母亲撕扯着自己的头发,秀美的金发沾着血丝,像落在稻草堆上的花。
“母亲。”他推开掉落的书籍,冷静地抓住了她的手,尽量使语气变得温柔而和善,“看看我,我是提林。”
少年强有力的手臂制止了她的动作,曾经高贵优雅的女人头发凌乱,大滴大滴的泪随着她的挣扎不停落在地上。“提林,提林我的孩子……”她哽咽道,“是你吗,提林,你还在我面前对吗。”
“是的。”他脸上保持着标准化的微笑,“是我。”
女人渐渐安静了下来,呆呆地端详了他一会,又突然尖叫了起来,声音像是手指在玻璃上划过,“你不是他,你是恶魔,恶魔!”
男孩面无表情地看她在自己手上划过一大道血痕,女人挣脱了自己的束缚,战战兢兢地向后退去。直到撞上了书架,发黄的书籍散落在地上,她跌倒在了书堆中,瑟缩着身子。
男孩甩了甩手,脸上扯起一抹冷笑,直走出去,撞上了匆匆赶来的厨娘。
“怎么了。”厨娘小心地端着盘子,白色的药丸滚动了一下。男孩摇摇头,一把推开了她,神情恍惚地走了出去。
厨娘愣了一下,又把目光投向了房间里眼神迷离的疯女人,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曼城里人人都知道,琼斯曾是一个大家族的姓氏,男人能拥有富可敌国的财产,手握的是几代传承下来的人脉关系;女人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的是大方得体的气质,她们流连在不同的交际场合中,成为每场晚会的焦点。
曼城里的所有男人都希望娶到琼斯家的女人,哪怕要想对待华丽的宝石一样对待她,总有人为了可观的嫁妆和遗产前赴后继。同样,任何一个琼斯家族的男人出现在外交场合上,女孩们总会迫不及待地穿上最华丽的衣裳,如雄孔雀开屏般展现自己的美貌与野心。
可是最近,幸运之神好像不眷顾他们了。
自从那小儿子出生后,家族首脑接二连三地暴毙,密信和多年前的暗杀事件猛地曝光在阳光下,男主人焦头烂额地早出晚归,可阻止不了家族的日渐衰败。
“有人举报他们家族养了一头龙,还有与邻国的密信。”妇人唧唧喳喳地凑在一起,兴奋不已地聊着着茶余饭后的话题,“听说还是黑龙,虽然跑了,但叛国罪是少不了了。”
“听说房子都变买了,连管家都请不起。”
“啧,可不是呢。也只有那个厨娘会跟着他们了,听说是受过他们家的恩惠。”
“诶——聊那个傻厨娘干嘛,他们家也就这样了,还不如说说邻国那个野心勃勃的国王,听说他的小儿子有一双暗蓝色的眼睛……”
大儿子提林·琼斯已成年,以叛国罪论处。
男主人因私养黑龙而锒铛入狱,回来后一蹶不振,只会借酒浇愁。
女主人似乎也信了自己的小儿子是一切的源头,竟将他取名为萨麦尔。众人议论纷纷,大概那时她就已经疯了。
“萨麦尔持着尖端涂以胆汁的枪,立于夜嗥的地狱犬前头,边走边散布死亡。”【1】

【注1】:出自圣经。

TBC
by沈旭芷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