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紫蘅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原创|宿命6】:神



人之初,性本恶。
那神呢?

太阳天的天气一向很好。
妖精谷的植物喜阴,虽五颜六色十分讨喜,但在这里很难养活,也只有精灵山的藤蔓会愿意攀上窗台,吸收更多明媚的阳光。
“这真是个好天气,不是吗?”我看着面前局促不安的乌鸦,淡淡地笑了笑,“那篇情书呢?”
“额……啊?什么情书?”乌鸦看起来已经神游到水晶天了,茫然地望着我好一会,脸砰一下就红了。
——抱歉,虽然我承认他的确全身黑漆漆,但此时此刻乌鸦先生的脸一定比窗外的阳光还要滚烫。
“看起来……”我手指拍着桌面,朝他狡黠地笑道,“看来那位美丽的蒲公英小姐从此对你一见钟情啊。”
“那个……那个你别挤兑我了。”难得一见乌鸦说话正正经经还不让人开玩笑。他扭捏了半天才长叹了口气,“她送了我一大箱扎汁的蒂黎莎——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听说我喜欢这个的……”
我笑了笑,手撑着头,懒洋洋的说:“可能是你们心有灵犀吧。”“不不不要胡说!但其实应该有那么一点吧……”乌鸦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恋爱的幸福,活像个即将要晋升成六翼天使的幸运儿,恨不得向整个天界宣告这件事。
他眯着眼傻笑了半天,才想起正事似的,慢吞吞地拿出一瓶鲜红的蒂黎莎。“喏,算是谢谢你。”乌鸦向前推了推瓶子,未装满的液体随着动作摇晃,像是要迎面扑来的血潮。
我愣了一会,直到对上乌鸦疑惑的目光才顺势靠在椅背上,“你这个「大礼」我可受不起。”我调笑道,“等会儿美人知道了又不理你了。”
“不不不不会的。”乌鸦刚刚多少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现在眼睛一亮,飞快地搂住瓶子,“你你你不要的话我改天再送别的,或者你说你要什么都行!”
“滚吧。”我摆了摆手,动作顿了一下,抬手按了按乌鸦凌乱的羽毛,“等会死神回来,神保佑你都不管用。”
“对对对。”乌鸦看起来兴奋疯了,抓着瓶子扑哧扑哧地就东倒西歪地从窗户冲出了房间。
“酒要早点喝,不然会坏的。”我沉默了一会,懒洋洋地开口说了一句,也不知道那个兴奋过度的家伙有没有听见。
多半是听见了。

“陛下。”几乎乌鸦一冲出房门,身旁的黑影就慢慢汇集了起来,像是越来越深的墨水般,最后渐渐幻化出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形。
“死神杀了魅魔。”黑影就这点好,一开口只有重点,遵守职业道德不浪费雇主时间,比那只东扯西扯的乌鸦靠谱多了。
“好的。”我抄起桌旁的皮袋,慢慢地推到了它面前,“叫他来见我。”
“是。”黑影默默地抬起“头”来 ,一瞬间,它那分不清五官的脸几乎有了些人气,我霎那间分不清它究竟只是个魔法,或者是某个面无表情的人静静看着我。
其实你早就猜到了不是吗。它好像是这么说的。
我嗤笑一声,黑影浑身的“生气”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迅速地消逝下去,过了一会,只听见它干巴巴的声音,“死神先生已经到了。”
我转过头,来者规规矩矩地叩了叩几下,然后推开根本虚掩着的门。死神的斗篷松松垮垮地披在肩上,本就苍白的皮肤变得几乎透明,他没什么表情,歪头看了我一眼,单膝跪下,金色的头发服服帖帖地别在脑后,镰刀带了血气,虽是擦干了,但依旧带上了死灵特有的气息。
“尊敬的……”死神抬头看了我一眼,顿了顿,眼里带了点冷意,“该说什么呢?阁下?作家?父亲?还是……神呢?”
我敲了敲桌面,不可置否,“你看起来很有精神,哪怕是刚杀完敬爱的母亲也没影响你的警觉性。”我笑了笑,向黑影的方向指了指。黑影仍是呆滞着一动不动,停顿了一会,才如融化般渐渐失去人形,隐没在空气中,“这次委托时比较紧急,「黑影」多半没施好魔法,才让你趁虚而入。我也是太大意了,要不是后面你的情绪出卖了你,我仍会以为你是当初那个失魂落魄的男孩。”我打了个呼哨,“你终于长大了,不是吗?”
死神抬着头,淡淡地补充道,“如果我真的长大,刚刚你已经死在了自己的失误上。”“啧,的确如此。”我手撑着头,朝他笑道,“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才那么小的一个孩子,瘦瘦的,穿着不合时节的大衣,像个滑稽可笑的小丑。哪怕后来你成年了,都比同龄人矮上那么一节。”我长长地叹息道,“那时候我就看出了你心里的阴霾,像是一棵小小的毒芽,扎根在你扭曲的渴望背后。”
死神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了,强装镇定的笑容虚伪地挂在脸上,摇摇欲坠。
“——于是。”我向后倒在了椅背上,朝他摊了摊手,“当那棵毒芽长成了参天大树,根茎在你身上交错纵横时我就明白了,没有谁比你更适合死神这个职位了,没有谁。”
死神猛地站了起来,赤红着眼,我能想象他内心的恨意,几乎要捏断手中的镰刀。“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他语无伦次地重复道,“是,我的确一直活在痛苦中。我看着昔日美丽的母亲变成魅魔,看着她认出了害她丈夫入狱的黑龙,看着她耍尽心机,伪装成高冷的蒲公英小姐就为套出「储藏间」的信息,让黑龙不惜一切代价地成功救出那位公主。而公主将与黑龙在人间相遇后分离,受尽痛苦,就因为是曾经邻国的后代。哪怕做完这些,她也要杀死可能暴露她的——”
“报告陛下。”不知什么时候幻化出的黑影浮在半空中,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乌鸦因蒂黎莎中毒而亡。此次服务结束,请在明日之前付清全款,谢谢。”
死神一瞬间像被人掐住了喉咙,涨红了脸,呆愣愣地看着黑影将“头”转过来,发出了与平时不同的,暴怒的声音,“死神阁下,若你并无恶意,请不要随便破坏我的魔法,此次既然雇主原谅了你,我并不打算追究,但请你尊重天界的规则!”
死神侧着身子,似乎毫无反应地看着黑影瞬间化为黑色的水汽,散在了空气中。他转过头,声线中带上了颤音,“你一开始就料到了对吗?”
“萨麦尔持着尖端涂以胆汁的枪,立于夜嗥的地狱犬前头,边走边散布死亡。”我嗤笑一声,“萨麦尔,你母亲的确给你取了一个好名字,既然只能带来死亡,那又何必要留恋那些爱呢?”
“无喜无悲无爱无恨,我那时候就告诉你了。”我挑了挑眉,看着萨麦尔如冰封般的眼神,“你是死神,应以痛苦为铠甲,以悲伤做王冠;你周围是死灵怀抱,你心中是深渊千丈。我的孩子,相信我,那时候你就不会再难过了。”
萨麦尔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晃了晃身子,将斗篷重新盖在身上,遮住了他醒目的金发。“我会杀了你的,总有一天。”他轻轻地说道。
“我很期待那一天。”我身体向前靠在桌上,手指交叉着,朝他笑了笑,“非常、非常期待,那说明你长大了,不是吗?”
萨麦尔转过身子,很久后才闷闷说道,“你这次幻化成了远东人的模样,为什么?”
“啊……这个啊。”我伸手卷了卷自己黑色的短发,“那是因为一次拜访中,我发现远东人非常相信一种东西。”
“什么?”
我眯起眼睛,看着萨麦尔漆黑的身影,与窗外明媚的阳光如此格格不入。
生于黑暗,却如此努力地挣脱黑暗的束缚;向往光明,最后却不得不融于黑暗,化身于复仇的镰刀。
我扯了扯嘴角,笑道:
“宿命。”

—END—
by沈旭芷

非常感谢看完全部的小天使们!这算是我的处女作吧x从 小公主 延伸出来的作品,修修改改了很久才确定这个结局…本来它还是一个轻松愉快的吐槽短篇,结果硬生生改成了这种不知道怎么说的类型…但作为一个懒癌晚期,我很高兴能够坚持下来并把它写出了一个结局,让角色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归属【鞠躬】希望下次会写得更好w

评论

热度(1)